25岁的德容正处于当打之年,但他在诺坎普的立足之地越来越狭窄,加维、佩德里和尼科都是哈维器重的「抢饭碗」人选。实际上,在这个夏窗关于德容与曼联的绯闻一直是头条新闻,只不过悬而未决。

三年前以7500万欧元加盟巴萨的小红人一转眼就成了多余之人,即便德容入选了美国热身赛的大名单,但只是碍于「巴萨无法为新球员注册」的麻烦才被迫随行。

何以至此?负债13亿欧元,需要出售未来25年10%电视转播权才能填平上赛季亏损。

从荣誉上说,巴萨的三年时间内德容只捧起了一座国王杯冠军,体系上亦无法适应哈维要求的8号位置,欠薪风波甚至比离队绯闻更抢眼。即便自己重复过不愿意离开巴萨的初衷,但强颜的欢笑解释了一切。

竞技世界里并非所有的苦涩都可以用「既来之则安之」淡化,当初被豪门哄抢时,德容曾以「儿萨梦」让巴萨拥有了得之我幸的情绪,不过倘若与滕哈格再续师徒缘,荷兰人也算得到了一次救赎和治愈的良机,要知道,在阿贾克斯合作的两年间,师徒二人一起捧起过荷甲、荷兰杯并跻身欧冠四强。

怀念在某种程度上是对当下的失意人身份耿耿于怀,并不执拗与选择的对与错,不然德容不会在效力阿贾克斯时期就经常将巴塞罗那视为度假的第一站,不然他不会在最近耗巨资在巴塞罗那买房。

2019年刚加盟巴萨半年的德容还以“不需要讨论我的位置,我会逐渐适应巴萨”的口吻回击过流言蜚语,时过境迁,他失去了被偏爱的有恃无恐的宠儿光环,2021年12月他甚至被自家球迷嘘过。

更为悲催的是,他成为将走之人并非完全源自竞技状态,在财政吃紧的情况下,新赛季将拿到2100万欧元年薪的他他却是最容易被牺牲的。

他有年少成名的光环。他出道于威廉二世的他虽然只在一线队出场了一次,但被阿贾克斯与埃因霍温同时哄抢的他早就是同龄人中的翘楚。18岁的他在威廉二世U21梯队游刃有余,虽然也曾被阿贾克斯下放到预备队,但彼时他参照的对象可是星工厂制造的众多潜力股,最具潜力球员奖是最好的验证。

他有大将之风的属性。2017年他在对阵罗达JC时的助攻帽子戏法是他的成名作,娴熟控球与双脚平衡的优质特征一览无遗,作为经典融合现代的典范,德容在中后卫的位置上也用颇为抢眼的防守数据证明自己并非奶油小生。

即便荷甲在身体对抗程度上相对柔弱,容易淡化德容的防守上的价值,但凭借进攻上的天赋他就可以吸引拜仁、尤文图斯等豪门的眼光,只是奥维马斯的推荐让本身拥有「儿萨梦」的德容更为坚定地向往诺坎普。

“我儿时的目标是能在阿贾克斯一线队伍踢球,而长远的梦想是能为巴萨效力。”一句话,完美地连接了两个足球世界的桥梁。阿贾克斯与巴萨之间足球文化的兼容性与相似性,很容易赋予备受瞩目的荷兰球员传承的使命。

在荷甲捧起过最佳球员,在欧国联当选过最佳年轻球员,在登陆诺坎普之前的德容就是一块璞玉,但圆了「儿萨梦」的幸福与与梅西并肩作战的幸运并没有让他的新时光如约而至,甚至沦为了累赘。

喜欢持球推进和移动中接应分球的德容需要充分的活动区域,但在哈维与哈维的三位前任麾下,这种诉求一直没有被满足,因此他不止一次抱怨单后腰的战术让他不习惯,安全球的高频出现其实就是心有余力不足的集中体现,身材上的劣势被凸显只是其中的一环。

刚加盟巴萨时,德容壮志雄心:“梅西是世界最佳球员,而我来到巴萨也不只是看看他,而是和他一起踢球。”

三年磨一剑的剧情没有如期而至,倒是让自己深陷漩涡,他与巴萨之间的关系是爱而不得?也许本身就是一次建立在错误时间上的错误遇见。

好在,1997年出生的他有大把光阴去弥补遗憾,“最坏”的打算不过是换个环境救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